橙子珊

晚上好

 

[朝耀]我没病,我只是喜欢玩SM而已

脑有病瑟*医生耀
比较长,肉已夹链接,我只是想向好基友证明我会飙车,而且我脑子有病。

没什么大不了的。——your name

s=t=a=r=t===============f=i=n=i=s=h===========

亚瑟柯克兰失恋了。
亚瑟柯克兰被他的前女友甩了。
因为亚瑟柯克兰依旧无法改变对于作爱姿势的某种执念。
然后阿尔弗雷德毅然地决定把他的大表哥亚瑟·变态·柯克兰送进精神病院。

(*ゝ_○*)ノ=f=i=n=i=s=h=============

“我没病。”
亚瑟柯克兰坐在VIP病房洁白的大床上哭哭啼啼,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
“我…呜呜,我只是因为……那个坏女人……”

王耀看着亚瑟·绝对有病·柯克兰没有说话。这绝逼是他活了那么多年遇见过最让人蛋疼的病人。他摘掉眼镜,用手使劲摸了一把自己微笑到僵硬的脸。
“那小伙你说清楚,你没病你一大男人哭成这样难道还是因为眼睛进沙子?”

“没有,”亚瑟柯克兰突然停止了哭泣,“我是眼睛里进水晶了,而且我不是小伙!”

“……那你是什么。”
护士罗莎·要死·柯克兰面无表情地望向亚瑟。
不,是面如死灰。
亚瑟柯克兰睁大绿宝[gǒu]石[shǐ]般的眼睛特别认真地反望向护士,然后一本正经地说。
“我是个帅小伙。”

(*ゝ_●*)ノ=s=t=a=r=t===============

王耀想要一把摔上那扇连门把都闪闪发光都VIP病房门,即使他上一秒还和护士小姐商量着半夜的时候把内个门上的金子扣走。可是里边的亚瑟柯克兰帅小伙太**的有病。
“不!主任,快住手!雅蠛蝶!”
罗莎一把抱住王耀的大腿想要制止他。

“pong——”
但是没赶上。

“……”
“你倒是抱手啊!”
然后成功吵醒了他们刚哄睡的亚瑟·难搞·柯克兰。
“哇哇哇呜呜……”
亚瑟柯克兰又开始了他忧伤的哭泣。

“那还怪我咯!你妈卖批啊王主任!他蹭我衣服上的鼻涕还没干呢你又吵醒他搞事我跟你说老娘不干了!”
“**的你大表弟亲自把他送院里你还嫌难搞!里面你亲弟弟你倒是看看我一个非亲非故的满身尿液,你弟失禁干啥偏撒我身上这裤子可是我前男友送我的!”

“你前男友谁?”
“亚瑟柯克兰。”
“……”

“其实那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真别在意。”

看来这事儿还真搞大了。
罗莎柯克兰站在原地愣是没敢再说一句话。
而王耀毫无波澜地笑了笑,转身打开了病房门。
“帅小伙你再哭护士姐姐就要给你扎小针针了你信不信?”

(*ゝ_○*)ノ=f=i=n=i=s=h=============

亚瑟柯克兰原本在学校上班,医学院。教的心理专科,是王耀主修课的老师。有一张真挺好看的皮囊,班上有三分之二的学生是女生,三分之二里又有二分之一是冲着这位柯克兰老师去的,平时亚瑟被搭讪告白送小礼物这种事王耀没少见,当时年轻心里难免有些羡慕,但他还真是个认真奋发向上努力学习的好学生,倒是一点儿不满都没有,对亚瑟柯克兰老师的学识是满心的佩服。

但是佩服归佩服,他成绩好,从来不缺课,课上也不玩手机,虽然平时不怎么举手发言,但怎么说都是个乖学生,没有去招惹过亚瑟柯克兰,和他可以说是半点瓜葛都没有的。可柯克兰老师却找上了他。

“Wang?”
在第二学期心理专科的最后一节课前,他被亚瑟柯克兰在教室门口叫住了。

“What can I do for you(请问有什么事吗)?”
王耀转过头礼貌地对亚瑟微笑。

“Is that you(就是你)?”
“What(什么)?”
王耀有些不明所以。
亚瑟柯克兰翻弄着手上的纸片,把它对折又打开,然后揉成一团,塞到了王耀的裤子口袋里。

“Are you Chinese(你是中国人吧)?”
“……En(嗯).”
“Come with me to the Office(和我去一趟办公室).”
亚瑟转头就走,也不看他有没有跟上。王耀看了一眼教室里已经在传期末测评卷的学生,踌躇了两秒。

.
没错,他转身走进了教室。
而亚瑟柯克兰在办公室等了一节课都没有看见王耀的人影。是的,当时的王耀并没有跟着剧情走,他参加了期末测评,然后得了个A+。

(*ゝ_○*)ノ=f=i=n=i=s=h=============

亚瑟柯克兰居然又再去找他,偶尔会开着车请他吃饭,还总让班上女生替他送各种各样的小东西给王耀,也不知道有何用意。那张纸条里的是一个电话号码,王耀随意地把它夹到了钱包里。这样不清不楚的交往就这样维持了两个学期,直到有一天晚上王耀在从学校回住处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疯子。好像还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身上穿着蓝白条,手上拿着针管,沉浸在自由的感觉里无法自拔,看见王耀背着个医用包路过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大喊着你别想再抓我回去,力气贼大。
“行行行,我不抓你,你倒是别抓着我啊!”
然后精神病人又大喊不行,我看上你了。
“……行,那你松手我和你走。”
接着病人刚一松手王耀把医用包砸到他脸上,转身就跑。然后非常果然地又被抓住了。

“你骗我!”
病人的眼睛红彤彤的,像是一片美丽的彩霞。
王耀面无表情地看着疯子,选择暂时性沉默。

患者眼红,言语无连接秩序,手上拿有针管,内里液体不明,呈棕褐色,有沉淀。怎么看……都是王耀手无缚鸡之力被就地办了。
“……我,其实是男的。”
王耀想要迂回一下。
“男的?”病人愣了愣,突然笑了,“你别骗我,你看这是什么?”
病人摸了一下王耀的腰。
“……”
你要证明什么你倒是摸下面啊。
王耀还没有摘掉眼镜,就忍不住用没被控制住的手使劲摸了一把自己面无表情到僵硬的脸。然后他就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地被带到了路边小旅馆。

柜台前的老板娘用眼角随意的瞥了一眼被压着的王·生无可恋·耀,撇了撇眉毛,嘟囔着“现在的小两口怎么都喜欢玩这种……”
“付钱!”
疯子大声喊着。
王耀被勒着不说话。老板娘抬头愣了愣,看着王耀。
“怎么?没钱滚。”
过了很久以后来了那么一句。疯子于是举起了针筒,对准王耀的脖子。
“哎!停停,帅小伙,冷静!”王耀绝望地喊,“老板钱包在裤子口袋里全拿走全拿走!”
然后老板娘毫不犹豫一把卷走裤子里的钱包,打都不打开扔进柜子里。王耀只想喊妈卖批。

正当他被摁在床上扒下了裤子准备脱离处男团体的时候门彭的就被打开了。
“大耀!我喊了你的人来了!”
门外传来老板·同乡·娘的声音。
“唉王春燕你那么大声你倒是冲进来拦住这个病人啊!怂什么!”续牛仔裤后王耀努力想要保住自己的秋裤,“还有你别叫我小名!”

然后他看见亚瑟柯克兰冲了进来。
紧接着神经病患者把针管扎进了离他最近的人的皮肤里。

(*ゝ_●*)ノ=s=t=a=r=t===============

王春燕是在钱包里发现那张纸的,上面有一个电话号码,她当时脑子有点蒙,小姑娘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没想到先报警反而打了这个不知名的号码,她觉得王耀让她拿钱包总得有点什么寓意。

亚瑟柯克兰在接到王春燕的救急电话的时候刚好在改小测的卷子,正批到王耀的卷子,A+都还没来得及打就急急忙忙冲出了学校。
他赶到是时候王春燕站在门口焦躁地握着一把备用钥匙,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那个谁,快快快,进去有十分钟了,王耀那死宅体再怎么能挣……”
“哪里?”亚瑟柯克兰一把抓住已经慌了的女孩,努力冷静地问道,“王耀在哪个房间?”

然而在他们打开房门的时候,亚瑟柯克兰看见他暗恋+明恋的王耀被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压在床上,黑发半散耸落在白被上,衬衫半开着露出了腰间一大块皮肤,估计是刚才用力挣扎加上孤立无援感觉自己今天要交代在这里的缘故,王耀眼角现在有点泛红。

啧,视觉不要太有冲击感。

亚瑟柯克兰一下子冲了过去准备和那个男人干上一架,可是他没想到他手边藏着针管,一副准备往王耀身上扎的模样。
然后。

亚瑟柯克兰男子汉大丈夫毫不犹豫地一伸手替王耀挡住了那一针管。

“……”
这是面无表情的王大耀。
“……”
这是面如死灰的柯克兰。

亚瑟攥住病人的手用力甩开,然后迅速子把他推到了床下,乘着病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直拳下去打得他鼻尖出血直接眼睛泛白晕了过去。
然后亚瑟柯克兰转过头望向王耀。
“没事吧。”
“等等你为什么要直接用手挡你没有脑子吗?”
“来不及了啊。”
楼下的警n铃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针管,内里液体不明,呈棕褐色,有沉淀。”
王耀一下子坐起来,也不管头发还披着衣服都没穿好,就一把拉过亚瑟的右手想查看伤口。着急的模样让亚瑟柯克兰感觉自己这一针扎的不要太值。
“我知道。”
“……为什么没有伤口?”
“在另外一只手上。”

王耀面无表情地牵过另一只手,还没找着伤口就突然又被压回床上。亚瑟柯克兰在一瞬间用他哪只被扎了针的手治住了王耀的两只手。
“王耀…我热……”
“……呵呵,老师你很有活力啊。”

接着亚瑟柯克兰老师急不可耐地就亲了下来,王耀非常机智果断地别开头,亚瑟亲到了人耳朵上也不换位置了,张嘴咬住了王耀的耳朵。
很好,他大概知道这是什么药了。
妈卖批这又**的不是狗血剧,他又不是苏玛丽小公主咋就被班上的双博士万人迷老师英雄救帅后压在了小白床上呢……病人都还在床边半死不活呢谁能有心情做这种事那就是有病。

“啊我听见声音了,人民英雄来救人了老师你给起开!”
看见王耀的耳朵红了半边,亚瑟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一路往下开始舔弄王耀细腻的颈勃。
“老师你放开……”
王耀的声音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妈卖……”
“People inside are not allowed to move, let go of hostages......(里面的人不许动,放开你手里的人质……)”

亚瑟柯克兰终于放开王耀的脖子转过了头,正想解释些什么王耀却突然指着他大喊了起来。
“警n察叔叔就是这个人他是一个变态窥探我很久了今天我一个人在街上走他和他的同伙突然跳出来想要对我上下其手幸好这家酒店的老板娘是我老乡我才能活着见到您呐感觉把他就地正法大卸八块……”

“I beg your pardon?(你说什么)”
来自听不懂中文的警n察叔叔。
“呵呵,Nothing(没什么).”
王耀用手使劲摸了一把自己绝望到僵硬的脸,他的眼镜不知道掉到了哪里。

(*ゝ_○*)ノ=f=i=n=i=s=h=============

在王春燕的一通一点逻辑都没有的解释后,病人被关回了病院并受到警告,病院保证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亚瑟柯克兰和王耀被送到了医院,王耀顶多就是有点勒痕,这点破事他连药都不屑于涂,转个道就转到了亚瑟的病房。
刚走到床边亚瑟就醒了。

“检查还没出来。”
“你现在怎么不热了?”
异口同声。
接着就是小眼瞪小眼。

“那个…大耀啊,其实我……”
“别叫我小名你这变态!”
亚瑟扁着嘴不敢说话了。唉这小伙可真凶。

果然啊,脸不红心不跳就压到自己先生身上说热,也不知道羞耻,王耀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望着害怕到不敢说话的亚瑟·作死·柯克兰,突然神差鬼使地弯下腰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亚瑟和王耀都愣了一下,王耀比亚瑟先一步回过神来,直起腰就准备走。却被亚瑟一把抓住了。

(*ゝ_●*)ノ=s=t=a=r=t===============

这里是车。(点击)
我等着海天给我赞助费。

(*ゝ_○*)ノ=f=i=n=i=s=h=============

总之那时候的王耀和亚瑟绝不是什么点头之交或是单纯的师生朋友关系,后来之所以会分开是因为王耀要回国了。
过了半年亚瑟忍不住了追到中国想再续前缘,结果却悲催地发现自己连人家都联系方式都没有,手机里就存了个王耀在英国留学时候租下房子的座机号码。

“真是失败。”
亚瑟柯克兰老师感觉非常失败,好不容易都半叼在嘴里的肉长出翅膀给飞没了。

之后他虽然没有放弃寻找王耀,但他还是交了一个女朋友,女追男的那种,长得还特别像王耀。
亚瑟柯克兰骂自己是混蛋,真正的王耀要是找着了还不是祸害了两个人,可是他又不愿意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中国,那么来中国的意义就没有了,还不如尽早回国。
可是想想就不甘心。

其实原本是没什么的,亚瑟和人家姑娘的关系挺稳定的,原本亚瑟特混蛋地想着要是王耀实在找不到就和人家小姑娘正式在一起吧。
可是饥渴久了还是会出事的。

亚瑟柯克兰老师在和女朋友做n爱的时候喊了自己带的某一届的一个学生的名字,偏偏还是特大声的,在高n潮的时候。
然后姑娘就意识到了什么,亚瑟也乖乖全说了。
接着姑娘准备原谅他,然后他把人姑娘给甩了。

他说了挺潇洒其实混蛋得可以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但是我爱着王耀。”

“没什么大不了的。”
姑娘抽抽噎噎地说,连神情都像极了半年前在机场和他告别的王耀。

“我可真是个混蛋。”
什么时候都是。

所以他出车祸大概是一种报应,有失有得的那种报应。
他找到他的王大耀了。

(*ゝ_○*)ノ=f=i=n=i=s=h=============

“港真,老铁你这么装下去不会被识破吗?”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柯克兰一起蹲在角落抽烟,一边抽还一边质疑亚瑟的做法。

“你都不知道,我尿都撒王耀身上了,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亚瑟深吸一口烟草,然后缓缓吐气,吐得他和阿尔弗雷德的眼前模糊一片。
他们一起用鼻子吸了一口乌烟瘴气,然后两个人一起转头咳嗽。

“咳咳咳,你没有回头路的标准就是这个而已?太怂了吧!”阿尔戳了亚瑟一下,“一辈子窝病床上对着王耀和你姐姐吐口水哭唧唧?”
“……我没有吐口水。”
亚瑟柯克兰有点绝望。

“港真也差不多了。”阿尔掐灭烟头,“你到底为啥好好的斑马线不走跑到高速公路上绕道撞车,还就擦伤一个眉毛……”
“眉毛是男人的尊严好不好!”亚瑟·作死·柯克兰认真反驳着,“我看见王耀坐在车上。”
“我好不容易找到他,我不想再丢掉机会。”

“所以这就是你滋我一身尿的原因?”
王耀面无表情地把手放到了亚瑟柯克兰老师的肩上。

“……”

.
.
s=t=a=r=t=============f=i=n=i=s=h=============

机场里,亚瑟柯克兰用力揉了揉王耀的头发,笑了笑。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拼尽全力去找你。”

所以王耀这就是你不告诉亚瑟柯克兰国内手机号的原因吗,还真是浪漫啊呵呵呵。

end

没毛病。

 
评论(15)
热度(131)

© 橙子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