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珊

晚上好

 

[朝耀]在我死亡之前

The first thing
亚瑟有一件在此之前一直想要完成的事情——那是一个决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Second things
一把长木尺,一只铅蜡笔,各个国家各个城市的任何一块可用的黑板。
用铅蜡笔在任何一块黑板上用他最熟悉英语写上Before I die, I want to,然后在这句英语句子后面用长木尺画上一条笔直的横线。一次一次,这样重复一遍又一遍,直到当他眼前的这块黑板被这句话占满,当他手中的铅蜡笔用完,当用了无数次的长木尺折断,他会寻找下一块黑板,他会更换手中的铅蜡笔,他会购买新的长木尺——这是亚瑟的每一天,这是亚瑟的后半生。
Before I die, I want to_____________.
在我死亡之前,我想______________。
一道填空题,是的。这就是亚瑟每天在做的,他每天在问的。他在他路过的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城市,任何一个有可能的街角,询问着所有经过的路人同一个问题,在你死亡之前,你想干什么?
他这么做一切的开端,就在七年前,他已经那么做了七年。在这七年里,他走过了许多个国家,无数个城市,数不清的街角,把这句单调无比的填空题开头写满了不知道多少块黑板。在这之间,他遇到了许多有趣的事情。只是这一切在今年停止了,他终于要回家了。

Third things
现在亚瑟正坐在前往北京的直达飞机上。他可以打包票,等他回到他曾经常住的那个四合院,王香他们一定会狠狠地揍他一顿。恩,没错,王耀和王香生气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自己食言了。说是食言,不如说是在逃避。明明之前和他们约好,最多三年就回去。而且在这十年间,他切断了所有王耀能够和他联系的方式——他更换了电话卡,也从不寄信回去。如果王香会打自己一顿,那么王耀大概会生气到不愿意与他说话。只是,亚瑟依旧有许多话想说给王耀听。
他靠在飞机的座椅上,眯着眼睛看向飞机有些模糊的窗子外面。他看到了一片晴空,晴朗到没有一片云彩,太阳因此而太过刺眼,他闭上了眼睛。

Fourth things
亚瑟做了一个梦。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梦,这个梦把所有的时间,都倒过去念了一遍。他那整整十年。
等醒来之后,他突然很想哭。

Fifth things

第一年

亚瑟离开了北京,回到了英国。柯克兰家族名下的许多企业以后都需要由他来掌管,亚瑟必须从现在开始着手,学习管理。他陪伴在他父亲左右接受指导,而他的母亲开始为他物色门当户对的未来妻子。
亚瑟仍然坚持每个月回中国与王耀见面。

第二年

就在这一年,亚瑟订婚了。虽然是出于利益的联婚,但对方叫做罗莎,是一个极为有教养的贵族小姐,对待人也很温柔,母亲的眼光向来很好。一些柯克兰家的企业被移到了亚瑟的名下,正式由他接手了,这使他越来越忙碌。
可他依然每个月打电话与王家联系。

第三年

亚瑟的父亲因意外去世。亚瑟与罗莎取消了订婚,因为亚瑟的母亲发现罗莎是一个同性恋,她很早以前就有一个中国的情人。母亲极其排斥同性情节,如果让她发现自己的儿子也是一个同性恋的话,大概会气的与亚瑟断绝关系吧。同年,罗莎小姐与那位王春燕小姐举办婚礼,邀请亚瑟前往,他因为企业的事务忙到只送去了贺礼。
今年,亚瑟没有和王耀一起过年。

第四年

亚瑟经历一场车祸后出了医院,将柯克兰家的事业交给阿尔,亚瑟开始做他自己想做的事。
在机场里,亚瑟把他的电话卡取出来,用力捏成了碎片后,扔进了男厕所最后一个隔间的垃圾桶里,然后在机场的服务部重新办了一张电话卡。在到达了加拿大之后,到马修旗下的电信服务厅,换了电话号码。马修在见到他,了解了情况之后送给了他许多信封和信纸。
只是这些信封和信纸马上就被丢弃在加拿大的一个循环垃圾箱里。

第五年

亚瑟买下了很多长木尺和铅蜡笔,并把它们储存在柯克兰家的仓库。只是亚瑟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在用完了铅蜡笔或者长木尺断裂时,回柯克兰家拿。之前特意储存的行为事迹为愚蠢的。
那一年他没有再回过柯克兰家。

第六年

那是四年之前,亚瑟在俄罗斯和一个王耀叫做伊万的朋友闲聊时透过酒吧的玻璃门,看见了对面街上站着一个和王耀长的很像的女孩子。于是他急急忙忙与伊万道别,跑到对面找那个人要了联系方式。
亚瑟开始追求这个女孩。

第七年

过了一年以后,亚瑟和那个与王耀长的很像的女孩结婚了,他们在英国举办的婚礼。应亚瑟的请求,女孩是穿着中国的嫁衣走的红毯。妻子很快怀上了亚瑟的孩子,只是在三个月时,妻子自行打掉了。
她说,亚瑟,你爱的人不是我。

第八年

这一年,亚瑟在法国与弗朗西斯喝酒时收到了她母亲去世的消息。在举行葬礼时,亚瑟的表弟阿尔狠狠的揍了他一顿,并主动宣布放弃原本应属于他的那一部分财产继承权。
同月,亚瑟与妻子离婚。

第九年

再也没有人可以束缚他了,亚瑟把从柯克兰家继承财产的二分之一打进了王耀的银行卡里,然后又把剩下的二分之一捐给了儿童救助基金会。
看啊,亚瑟柯克兰终于做了一件善事吧。

第十年

亚瑟被与他离婚了的妻子强行拉到医院里。他被带进了一个小房间里,做了很多项检测。最后,拿着报告单的那个医生从房间里走了出去。过了一会,曾经的妻子走进了房间。
她在哭着。
而亚瑟只是轻快地笑着说,哎呀,大小姐你哭什么呀?这种情况我六年前就预料到了,而且为我这种人渣哭不值得,不是吗?

亚瑟变得越来越忙碌。
亚瑟没有和王耀一起过年。
亚瑟甘愿做无数他不喜欢的工作。

“只送了贺礼?呵,我看他是发现了我哥哥是他的熟人吧。下次和哥哥好好说说他!”
对不起,没有告诉你们。

“那个,柯克兰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把这封信送给王耀先生吧,我一直都很感谢温柔的王耀先生呢……以及这些信纸给你,这样也方便和王耀先生通信。”
幸好,你们还不知道。

“最喜欢小耀了呢,但是但是,为什么要在离开俄罗斯的时候对露西亚说,他喜欢的人是一个姓柯克兰的英国小少爷呢?这不公平呀……好久没有联系了,不知道小耀现在在干什么呢,不过,柯克兰先生,如果你让小耀伤心的话,就用水管制裁你哦。”
幸好,只有我。

“哥哥不知道你和王耀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哥哥得好好的告诫你,像王耀那样的好男孩可不止我一个人会动心,要不是看你们两个在一起花眼的很,哥哥才不会那么轻易让给你……珍惜一些啊,柯克兰少爷。”
只有我一直保守着那个秘密。

“fuck!亚瑟柯克兰!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天天不务正业,干一些混事和一个不知是谁的女人结婚,你怎么不死在法国还回来干什么?你这混蛋知不知道!……呵,怎么想的?本hero当初到底是怎么瞎了眼……你难道不知道王耀他一直在等你吗?你难道不知道!……他一个人啊,如果是本hero……”
你们都以为他还在等我。

“亚瑟,你根本不必把你那该死的脏钱送进先生的卡里,是为了你最后的有点良知和毫无意义的愧疚感吗?七年前你离开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先生,现在,现在?这是施舍吗?我们不需要!先生更不需要!”
你们以为他因为过于悲伤而失踪了。

“柯克兰先生,感谢您为儿童救助基金会所提供如此之大的帮助,孩子们会感谢您,永远记住您,为您祝福。”
你们都不知道。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你不是我们柯克兰家的人!”
不知道。

“亚瑟,你爱的人不是我。”
一直一直。

“亚瑟柯克兰?嗯……先生,我们给你做了全身检查,发现你不但因为车祸有很多处骨折与伤口,以及…你患有肺癌,现在做手术也许来得及。”
只有我一个人。

“他们说…那个医生说……你的肺癌已经到了晚期,而且……亚瑟,我曾经那样爱你,现在也同样 我真的曾想要尝试着走进你的心里,可是那里早就住了一个人,我进不去了,我进不去……”

在死亡之前,我想。
我想……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在意的了。他走过了无数个国家,留下了足够多的填空题,也终于到了最后,该轮到他写这道题了。

倒数第一年。
就在那一年,王耀在医院查出了恶性肿瘤。医生对门口的亚瑟比出了三这个手势。
“我大概猜到了,我的病情。”
“别告诉他们。”
“这是我的请求。就当我失踪了吧。”
“亚瑟……”
“你走吧。”
他到现在还记得,王耀当时微笑着的模样,就像平常每天看到他工作完回家迎接他时一样温柔平淡。

那是亚瑟第一次逃避,他同意了父亲让他回英格兰的要求。

而在第三年王耀去世前天,亚瑟拼命赶回去了,他一直都守在他的床边。
“如果……”
“亚瑟,在我死亡之前。”
“我想和你举办一场婚礼。”

“对不起,不能再和你一起过年了。”

因为王耀已经离开。
王耀已经离开了。
而不知珍惜的他,大概只能望着他,毫无留恋之情离开的背影。

到底是谁离开了?

Sixth things
亚瑟一直在想。
要是当年,他没有那么叛逆,他没有因为叛逆而离开英国,没有因为离开英国而去到了中国,没有因为去到了中国,而,遇见了王耀。
那么现在的他,是不是应该,在被称为柯克兰家族的城堡里面逍遥自在,开心快乐的,过完他做为小少爷的一生呢?
是不是,王耀就不会死。
“你扪心自问!你后悔过吗?”
王湾抓着回来的他的领子,拼命的摇晃着。

我们都是骗子。
做了相同的事,爱上同一个人。
说了同一句话。

“他是……我最爱的人啊。”

所以你们不够爱他。
所以你们最终还是离开。
所以他也离开了。

所以。

“我。不爱王耀了。”

王香用力的将拳头挥向亚瑟。
而亚瑟笑了。

“那么你还爱吗?”

tbc

 
评论(9)
热度(29)
  1. Alice小姐橙子珊 转载了此文字
    hey,czs,你已经足够努力,别自暴自弃了。 对不起。 但是,加油啊。 一定有人在看着的,一

© 橙子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