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珊

晚上好

 

[all耀]马戏团(二)

“其实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呢,为什么亚瑟柯克兰能当上团长。”
伊万摇晃着玻璃杯,里面半透明的液体左右摇溢。

“别摇,要溢出来了。”安娜侧着脑袋小声抱怨,“或许阿尼娅不该请你喝酒,麻烦事每次都很多。”

听见安娜那么说,伊万反而更加用力地摇晃手里的玻璃瓶,甚至用有些挑衅的眼神看着安娜。
“可是这可不全是露西亚的错,明明我更适合成为团长。”

“露西亚。”安娜终于完全转过身,笑着回望伊万,“你知道我指的麻烦是什么,这次别再把我的酒吧拆了,柜台里还藏着很多最高纯度的伏特加呢。 ”

“作为露西亚最爱的俄罗斯不应该给予我更多的便利吗?”

“如果你所说的便利是引来带着弹药的拆迁队的话,”安娜摸进自己左手的袖子,“俄罗斯没有这样的服务哦,别把你从别的地方招惹的仇家带到这里。”

伊万的手停止了摇晃,但是杯中的液体还是因为惯性而溅到了吧台上。他的手微微下垂,向大衣背后伸去。
“这次一起吧,我数三下,一,二……”

“布拉金斯基夫人,”一包烟被甩到吧台上,打断了最后一个数字,还覆盖住了那两滴液体,“如果真要在这儿和‘拆迁队’干架的话,你带的子弹不够,而且打起来太慢了。”

王耀半叼着一支还未点燃的烟,有些嗫嚅地说。他的双手在风衣口袋里捣鼓,似乎要拿出能够替代手枪的武器,可是半响依旧没掏出些什么。
接着他抬起了头,面无表情地对满脸严肃和期待地盯着他的俄罗斯夫人问了一句。

“有火吗?”

(*ゝ_●*)ノ=s=t=a=r=t===============

在地球另一半边的柯克兰团长用力地打了一个喷嚏,这个喷嚏成功扯到了他舌头上的伤口。原本打喷嚏的表情变得龇牙咧嘴。

“嘶……”亚瑟极为懊恼地伸缩饱受创伤的舌头,“该死。”

“哈哈哈哈哈哈你应该去找弗朗西斯看舌头!”
阿尔弗为没来得及用手机拍下亚瑟打喷嚏的那一幕而感到深深的失望,而坐在办公桌旁喝咖啡的基尔伯特一下子把嘴里的咖啡全喷了出来。
“噗嗤——瞧你的表情哈哈哈,找弗朗西斯是你最后的宿命!”

“闭嘴,笨蛋们!嘶——”亚瑟一边咧着嘴巴一边拍着桌子,“路德维希呢?”

“哦,他今天去约会了,我来临时代班。”

“找自己做小区保安的弟弟带班,这可不应该是路德维希做的事。”
亚瑟皱起了眉头。

“喂,你这么说就有点过分了,说白了这不就是个前台小姐的工作吗,小区保安怎么做不了了!”

“这可是联合侦查部,怎么可……”

“不,其实我感觉这小子说得有道理,路德维希说穿就是做了八年的前台小姐哈哈哈!”阿尔弗打断了亚瑟柯克兰进一步的喋喋不休,“而且我喜欢这种和我一起笑话你蠢样的人。”

“……Six Two。”
亚瑟黑着脸呢喃。

“你说的这两个数字什么意思?”
基尔伯特好奇地询问。

“夸你前台做的好。”
阿尔弗抢着答到。

(*ゝ_○*)ノ=f=i=n=i=s=h=============

裤兜里的手机不断地震动着,弗朗西斯则是在黑发女郎不满的眼神中一次又一次地按下iPhone的锁屏键。

“小伙,看来你并不像是想认真地对待我和你之间的会面啊?”女郎一伸手抢过了弗朗西斯正准备放回裤兜的手机,“让我瞧瞧,是哪个磨人的孩子打电话给你?”

“千万别那么说,亲爱的,我关机就是。”
弗朗西斯飞快地抢回了手机。

“哦?我不能看吗?”女郎歪着脑袋,食指一圈又一圈地转着耳边的碎发,黑色的发丝在她的指尖缠绕又散开,“男人的秘密?”

“呵呵,可以这么说吧,总是要保持一点神秘感的,这样才有迷惑美丽少女的资本。”弗朗西斯笑着回应,“您说呢?”
“哦。”

女郎坐下来,半个个身体倚到了弗朗西斯的肩上,手扶上弗朗西斯的脸,她的指甲轻轻刮擦着弗朗西斯的脸皮
半响,她低下头,嘴凑到男人的耳边,小声说道:“未来侄女你脸皮真厚啊。”

“……嗯,我,脸皮还好吧。”弗朗西斯感觉有冷汗从他的额头滑下来,“胡子有点渣我倒是承认,但脸皮哥哥我还真不算太厚。”

“别那么慌神!”女郎突然用力拍了一下弗朗西斯的背,力道之大害弗朗西斯差点跌下沙发“小伙子年纪轻轻和漂亮姑姑贴了会儿小脸还怕成这怂样,你瞅瞅这冷汗,跟洒水器似的,我看是肾虚。”

“呵呵,是姑姑太漂亮了,看得我……”

“你没硬。”女郎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喊姐,我没你姑姑那么老。”

“小姐姐,是我说错了,不对我不是那个意……”

“叫王大姐,混小子。”王春燕面无表情地再次伸手,越过弗朗西斯颇为惶恐的脸,拿起了搁在沙发椅背上的旱烟管,“我当然知道你喜欢男娃娃。”

王春燕冲管口抖了抖烟袋,划开两根火柴点上,然后用力地撮了一口。

“可是你以前不是只找女人,现在干嘛找上我家乖侄儿。”王春燕一开口,黄烟全从她嘴里窜出来,糊了弗朗西斯满眼,“回去吧,我不喜欢男人进我的屋子。”

“王……”

“刚刚那打给你的孩子叫亚瑟是吧,他现在估计是舌头要烂了。”王春燕已经替弗朗西斯打开了屋门,“帮我和大耀带个话。”

“别杀这次捣乱的孩子,关起来就可以了。”

是指这次任务的敌人吗?
弗朗西斯有些莫名其妙地站了起了,盯着王春燕倚着门的侧脸看,可却只能透过烟模模糊糊地看见一只黑色的眼睛。而眼睛里面什么都没有。
应该说果然是王耀的姑姑,话同样总是莫名其妙又不清不楚,可大家总愿意去相信。

“记住了吗,弗朗西斯。”王春燕闭上了眼睛,连半摸神色都不再留下,“不用理解我讲的事情的原因,你们都太蠢了。”

“Oh,这点我是无法否认。”弗朗西斯尴尬地摸摸下巴,走出了木门,“毕竟脑子输在了起跑线上啊。”

“其实只是一小块脑皮层的区别而已,你们都可以靠后天努力,”王春燕摸上门把手,“固众人,又不受之人,得为众人而已耶?”

弗朗西斯只是尴尬地眨眨眼睛,他不大听得懂古文。

“但也不能那么说,你也不算普通人。”木门慢慢地被关上,王春燕漫不经心的声音传来,“马戏团的特效师先生,再见了。”

“好,王姐姐。”听到这样的称呼,弗朗西斯有些苦恼地笑了笑“再见。”

果然王耀的事怕是不能从他亲戚那入手。
太折磨人了。

(*ゝ_●*)ノ=s=t=a=r=t===============

“姑姑,刚刚为什么又不同意,那个法国人情商多高啊,你看他还买了水果来。”

“湾湾,他不是第一个了。”王春燕拍拍王湾的头,“而且估计也不是最后一个。”

“大哥还……真是有魅力啊呵呵。”王湾面无表情地嘟囔,“我其实想要一个穿着花裙,长发披肩,温柔可人的大嫂。”

“我也是啊。”
王春燕绝望地紧闭双眼,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可之前来的也都是男的。”

—————————————————————————
这章写杂了。

 
评论(7)
热度(27)

© 橙子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