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珊

晚上好

 

[all耀]马戏团(一)

“亚瑟柯克兰,其实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爱过我。”

王耀把烟头掐灭,然后用力地将烟柄扔向刚张开嘴正准备反驳些什么都亚瑟嘴里。

刚刚熄灭的香烟在被扔进亚瑟嘴里的时候仍然在冒着烟,在接触到他大约37摄氏度左右的舌头后令脆皮的亚瑟烫得从位子上一下子弹起来。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和伊万布拉金斯基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py交易?”

王耀皱着眉头,用力地将攥在手里的手枪拍在会议桌上。
空心木板发出不小的响声,四周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亚瑟解围,全是以一种惊恐的目光看着几乎从未在会议上表露过情绪的王耀大发雷霆。

亚瑟打赌他的舌头已经被烫伤,至少起了一层皮。在被嘴中的温度刺激得瞬间跳起来以后,他快速地将烟嘴吐了出来。

“vang……王耀,不是那样,你怎么就是不懂呢?”
亚瑟刚准备说下去,又被向他脸上飞来的枪膛砸得猝不及防。

“不用再说了,亚瑟柯克兰,友谊小船已经沉了,而且还被海底的水草缠住再也浮不上来了。”

王耀掩面,悲痛得快要哭出声。
他摸摸自己风衣外套的口袋,掏出一根明显已经吸了一半的烟,用附带的小火柴点燃,狠吸了一口,然后全吐在了刚接住了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亚瑟柯克兰脸上。

“绝交吧,这次任务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两个人了。”王耀甩了甩火柴 ,把已经烧到指尖的火柴梗随意地扔到会议桌上的装饰花盆里“别来求我破案,我们分道扬镳,我是不会原谅你们这对狗男男的。”

王耀沉着脸离开了会议厅,走时还将门重重摔上。

“……”
亚瑟柯克兰感觉他快要倒在会议室的木地板上了。
是跪倒。

“emmmmm,柯克兰先生,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矛盾,但是会议还是要继续的,私人问题请私下解决。”

坐在会议桌尽头的人颇有些不满地说。

“要知道‘马戏团’在上次的任务中炸毁了半个奥赛美术馆的问题,下面的负面反应很大,我们之所以到现在仍然没有追究你们,是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我们希望马戏团不要因为这份特殊性儿过于骄驰,否则联合国会做出相应的拘束和限制,强制性的。”

听到强制这个单词,阿尔忍不住站了起来。

“Hey乔治,本hero必须得提醒你,那次是你们调查组的失误,导致我们不得不进一步的深入目标的老巢,最后在奥赛美术馆开火也是无可奈何的举动,更何况我们早已将展品……”

“…是的,造成群众的恐慌的确是我们的责任,非常抱歉。”
眼见上位者已经皱起了眉头,亚瑟及时制止了阿尔,“这次任务我们会更加小心行事,尽量将事件范围缩小化,减小各国的损失。”

“那么会议继续。”

阿尔满脸不爽地坐回了位置上,椅子被他震得吱嘎响。

坐在最角落处的弗朗西斯慢悠悠地转着笔,放在桌上的文件夹里写着与会议全然无关的情诗,字里行间辗转着悠闲。
在经过一波三折后气氛显得有些尴尬的会议室里,他毫不在意地继续在资料上涂涂画画,仿佛并不是‘马戏团’的一员。

王耀出走,伊万缺席。
看来这是天要亡马戏团的好征兆啊。
回到法国养老的好日子似乎指日可待。

弗朗西斯不明显地挑了一下眉毛。

(*ゝ_●*)ノ=s=t=a=r=t=====================

王耀飞快地向大门口走去,他的皮鞋跟击打在木板上,在空旷的室厅里发出极大的回响声。

“王……耀?”
听到从背后传来的男声,王耀停下了脚步。

“啊?谁。”
在看见追上来的男人都脸后,王耀为自己说的话感到后悔。对马修说出“谁”这样的话,是极其过分的行为的。

“哎…不是……”王耀挠挠头,有些尴尬地往马修的方向走了半步,“马修,你走路怎么没声啊?”

“没事,已经有点习惯了。”
马修微微低下头,把下巴靠在了怀里的玩偶上。
“如果你要单独行动的话,可以带上我吗?”

王耀愣了一下,有些惊讶地“唔”了一声。

“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让我和王耀一起行动吧。”
“不是那个问题,带上团长的话就是二人行动了。”

王耀转身打开了厅门。
木板发出用刺耳的吱嘎声。

“不,也算是。”
马修把埋在玩偶里的脸抬起来,跟上了王耀的脚步。
“烟鬼组的单独行动了。”

(*ゝ_○*)ノ=s=t=a=r=t=====================

“虽然对于小亚瑟的决策哥哥不敢质疑什么,”弗朗西斯收拾着他的文件夹,对着故意迟一步离开的亚瑟抱怨,“但让王博士一个人行动也太危险了。”

“不……”亚瑟从那盆王耀丢进火柴梗的花盆里取出烧焦的纸条,“威廉姆斯跟着去了,不是单独行动。”
“哦,那就好……等等!小马修刚刚跟着出去了?”弗朗西斯放下了他的文件夹,“那才是灾难好吗?”

亚瑟小心翼翼地将纸条里包着的火柴梗取出,轻轻展开残破不堪的纸条。
“不,往好的方面想,有威廉姆斯在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炸毁半个美术馆。”

被提起自己祖国美术馆不久前的悲惨遭遇,弗朗西斯忍不住仰头掩面。

“而会是一了百了地炸掉一整个……说真的要是这次任务还在法国的话哥哥我真的要递辞职信了。”

“Will…提前祝贺你,这次爆炸不会发生在法国了。”亚瑟眯着眼睛瞅纸条上小得离谱的单词,“这次是。”

“England ?”

“Oh,恭喜。”
弗朗西斯拍拍亚瑟的肩,语气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亚瑟突然怀疑这次任务王耀是准备报私人恩怨。

柯克兰团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舌头依旧有灼烧后的疼痛。他下意识的揉搓着王耀留下来的纸条,只是原本便已经破破烂烂的纸条一下子就变成了碎屑。

“说真的,你还是决定不把王耀的驾照还给他?”

“不,绝不。”

“哈哈,照这剧情走王耀不报复你就有鬼,我等着看你老家被炸,小团长先生。”
弗朗西斯往玻璃门的方向走去。

“我说了几遍了王耀的驾照是布拉金斯基那笨蛋甩丢的为什么坏事都要降临在我头上!”
亚瑟有些气急败坏。

“……enmm,”弗朗西斯没有回头,只是在原地停顿了一下“因为你是世界上第一个冲上去阻止王耀坐上驾驶座的男人。”

“他没有驾照!”

“所以你活该。”

(*ゝ_●*)ノ=s=t=a=r=t===============

没有楔子没有序言没有有深意的话,不虐不算欢脱(不,经常),没有优美的环境描写修辞手法,满是低趣味的玩笑。解密猎奇为主,可能还有些异能外加金手指,走一步看一步,案件流程大致想好,大长篇预警。
肉?看剧情走向,我喜欢有趣设定的play。
最后记住all耀,联五全员向。
我废话多。

前方高能。
来一发吗?

 
评论(5)
热度(47)

© 橙子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