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珊

晚上好

 

[朝耀]茶水间刘阿姨的凄惨故事

老师瑟*校长耀

“你倔强的样子就是我拒绝你的理由。”他说。——皮考特

(*ゝ_●*)ノ=s=t=a=r=t===============

这个季节,A市从来不会下雨。太阳不知疲倦地汲取大地上人类身体里仅剩不多的水分。

每当这个季节,亚瑟柯克兰都会趴在开着空调的校长办公室的檀木书桌上,望着王耀发呆,并时不时感叹一声同校不同命——教师办公室的空调节能环保到了无法理喻的程度,冷气吹出来都硬成了热气,16°像是30°。隔壁班女老师提前更年期的脸更是为夏天的办公室增添一抹过于靓丽的风景。

于是亚瑟柯克兰选择勇敢面对严肃慈祥的王校长。

“柯克兰老师,”每个夏天,王耀都会照例对跑到自己办公室乘凉的亚瑟柯克兰进行没有丝毫魄力的驱赶,以示自己作为一校之长的威严,“作业批完了?今天你带的班没有英语课?你和我很熟吗?”

“没批,不想上课。”亚瑟柯克兰二郎腿翘得老高,一瞬不瞬地盯着王耀看,回答得特别顺溜,“而且我和王校长也还真挺熟,都熟透了,熟得连短裤穿什么颜色都知道。”

这个时候,王耀会任亚瑟柯克兰滑舌,低下头面无表情地看学校老师送过来的教案,不理睬亚瑟,眼神高冷得不可一世。

但大概是天气有点热让亚瑟心情烦躁,也或许是昨天晚上王耀拒绝做爱的理由太扎亚瑟·玻璃心态·柯克兰的心。

总之看着王耀因为缺水而干燥不已的嘴唇,亚瑟柯克兰突然就硬了。他坐起来,紧盯着认真办公的王校长,没有了方才懒洋洋的样子。

“王耀……”

王耀没有理他,埋头专心致志地看着乱写一通的教案,皱起了眉头,他时不时拿起笔圈圈划划。看到一半,王耀又转起笔来,水笔在他修长的指尖转了一圈,卡在食指与拇指的交界处。

“啪。”

这是水笔失重掉在桌面上的声音。也是亚瑟柯克兰名为理智的铉线断裂的声音。

他站了起来。

“王耀?”

王耀依旧没有说话,他头也不抬地伸出手,想要拿起不小心掉落在桌角的笔,在摸到笔的那一刻,手背却被什么东西压住,没法伸回来。

王耀终于抬起了头。

他看见柯克兰老师的小腿抵在茶几上,俯下身按着他的手,而腿间的鼓起非常极其十分的明显。不务正业的柯克兰老师在校长办公室丧心病狂地对正在办公的王校长硬了——这个事实说起来还真有一丝羞耻。

“你凭什么不理我?”

说着,亚瑟柯克兰半松开压着王耀手背的手,转动手腕牵起了王耀的手,把指尖挤进了他的指缝间,紧扣住。亚瑟微偏过头往王耀靠近,轻轻吻上了他干燥的嘴唇,伸出舌头慢悠悠轻飘飘地舔他嘴角。

迟钝的王校长愣了两秒才意识到目前对他不利的情况,不得已之下被迫停止了自己认真严肃的办公。他在亚瑟把舌探进自己嘴里的下一刻咬住了他的舌尖。亚瑟吃痛地伸回舌头,头稍微往后退了一些。王耀乘着隔开的间隙想要逃走,方才被按住的手却被紧紧拽着,甩了两下,还挣脱不开。

“唉,我说小伙你风风火火干什么呢?”眼看逃脱不成,王校长摆出了架子,皱起眉头亮出校长的迷之眼神严肃地使用训话技能,“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富强民主自由公正法治爱国敬业……”

然后背到一半卡住了。不是什么亚瑟柯克兰这磨人的小妖精到处点火的小黄手又怎么着他了让王耀欲罢不能引火烧身这样套路的剧情。威严慈祥的王校长就是单纯的忘了怎么背了。

然后亚瑟柯克兰老师从刚才开始也特别认真地听他训话,一点歪心思都没动,敢情是从小被校长说教养成的条件反射,不过他腿间依旧活力无限生机勃勃直起着的小帐篷暴露了他的真实生理状况。见王耀背核心价值观背一半卡住了,特别作死地。

笑出了声。

天天让老师同学茶水间刘阿姨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真严肃,被祖国的花朵私底下形容成对社会主义拥有可怕执着的王校长背不出十二理念(真言)。简直喜见乐闻忍俊不禁喜气洋洋眉开眼笑啊。

等等这四字词语用的好像有点不对。但这并不是重点。亚瑟柯克兰自信的笑了笑,贼顺溜地背了一遍核心价值观。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散(sàn)。”

看着亚瑟自信的笑容,王耀终于还是忍不住要说些什么了。

“跟着我念,湿(sh)暗(àn)善。”

发音极其独道标准,简直恢弘了文学正气。

“…湿暗,散。”

然后柯克兰老师也特严肃认真地跟着读了一遍。很遗憾地没能翘舌。

“……善。”

这是心如止水的王校长。

“……散。”

这是快要硬不起来的柯克兰老师。

然后亚瑟·刚毅的真汉子·柯克兰觉得和王校长讲道理真的没有什么用,开始直接果断地扒对方裤子。

可是门却突然开了。
然后茶水间刘阿姨亲切的笑容就闪现了进来。

“哎呦,大耀,就算是夏天空调也不可以开这么冷啊,着凉了可不……”
刘阿姨原本只是想在午休时段到待人和气的王校长办公室乘个凉结果却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熏瞎了眼。她看看原本应该坐在办公桌旁和她寒叙可实际上却面色微红地被不知哪来的黄毛恐怖分子压在身下的王耀,又看看绿眼睛的恐怖分子,再低下头瞅瞅对方两腿间鼓起的黄金三角。
满脸卧槽地往后退了一步。

接着啪一击摔上了门。

“……亚瑟。”
随着门板的碰撞声,王耀的脸也瞬间黑了。

“Hey,谁会知道茶水间的王阿姨会突然来啊?与其懊悔在她面前做出了这种事情,王耀,还不如……”亚瑟柯克兰意有所指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裆,“把正事干完怎么样?”

“可以。”
出乎亚瑟意料的,王耀答应了。
他看见对方满脸笑意地伸出左手。
伸向自己的裤裆。

裤链被拉开了。

仿佛妇女革命的胜利就在眼前。
亚瑟柯克兰的眼睛甚至都闪出了兴奋的绿光。

接着他好不意外地发出了惨叫。

“Oh——!”

王耀面无表情地隔着短裤揪住亚瑟生殖器官的包皮,并且用力地往外一扯。
那个酸爽感就像康师傅泡面开了。
只可惜调料包里放的是刀片。

亚瑟柯克兰的身体几乎是含着泪水弹开。

“你是泰迪吗。”
王校长以一种极其不屑的眼神看着柯克兰老师。
“是不是在哪里都可以发情。”

“其…其实……”捂住自己遭受致命一击下体的亚瑟柯克兰的表情可以用狰狞来形容,“兔子或许更……贴切…”

“哦?”
王耀从新坐正,掸了掸自己的外套,正了正衬衣领口,开口道:“那你就去隔壁花鸟市场买只兔子干去。”

“和你说了几遍,家里浪也就算了不会有人看见,可是在学校里影响多不好。”王耀扶正了眼睛,“你看看,刘阿姨就给你吓跑了!”

“Well,她又不会到处去说……”

“你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工作吗!”
王耀拍桌。
“我们是老师,是培养祖国花朵的大树!要是刚刚进来的是个学生,你打算怎么办!”

“和她说……我们在玩过家家?”

“你怎么不说这是坐位体前屈!”

王耀气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对面的亚瑟柯克兰拉上了自己的裤链,并且后退了两步。

“今晚分房。”
王耀说。
“给互相一个冷静的空间。”

“well……”
“还有,你拖欠了半个月的教学理念差不多可以交了,明天我姚在我的办公桌上看见他。”

“Well……”

“最后。”
王耀摘下眼镜,用力抹了把沧桑不已的老脸。

“给老子去给刘阿姨道歉。”

“这个真不……Ok I know You are right…My Principal Wang… ”

(*ゝ_○*)ノ=f=i=n=i=s=h=============

关于后续。
放心吧这篇肉只写了个开头后来换手机没了,所以不存在的,这当然也是这篇文章显得那么短的原因。
以及逃出可怕校长室的受害者茶水间刘阿姨出去以后飞快地用地道的东北口音报了警。
目前此案公安已备案。

亚瑟有外教赦免权[不存在的]。
可能不会被遣送回国。

(*ゝ_●*)ノ=s=t=a=r=t===============

“内个,王校长啊。”

“叫大耀就可以了,刘阿姨。”

“啊,呵呵,废话不多说了嗷,大耀啊,你叫阿姨来到底是有什么事啊,水还在烧呢,我没看着万一开了就不好了。”

“不不不,王阿姨,小事儿,就是让您背个表,这个表是国家给的,学生都会背,您……”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怎么港,阿姨这个背得好吧。”

“……”

嗯。

 
评论(6)
热度(45)

© 橙子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