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珊

我还活着

 

[all耀]你都不知道一个作者怎么能那么骚包

联合国六人。
走文艺。

﹉﹉﹉﹉﹉﹉﹉﹉﹉﹉﹉﹉﹉﹉﹉﹉﹉

王耀已经好久没有想起那个男人了。
也许是记忆太过于狭隘,也许是深夜时人类的脑皮层照常的活跃,也许。
是王耀依旧深爱着

而没有人有权利回到过去。
没有坏事可以一概而论。

他翻开了书。

﹉﹉﹉﹉﹉﹉﹉﹉﹉﹉﹉﹉﹉﹉﹉﹉﹉

阿尔弗永远都不知道惊吓会发生在什么时候,他对于这一方面的预测意外的不擅长。
也许是行夜路时的一个黑影,也许是春天的一场雪,也许是一封来自不认识的女孩子的告白信。
也许,只是一个无意的眼神。

而他行夜路时恰好无人同行,他看雪时正一个人被关着禁闭,他打开告白信后发现收信人并不是自己。
那个被忽视的眼神是刻意伪装成无意。

而阿尔弗雷德F琼斯不知道。
他刻意的迟钝。

于是错过了。
却责怪着时间不等人。

而将这一切装订成册,关到书店里。
又叹息无人问津。

﹉﹉﹉﹉﹉﹉﹉﹉﹉﹉﹉﹉﹉﹉﹉﹉﹉

伊万喜欢装作自己是对的。
即使一错到底。

冬天可以长莲叶,夏天可以开梅花。春天的时候瓜果飘香,秋天的时候莺歌燕舞。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颠倒。
每一个字都糊涂。

“……可露西亚是对的。”
可伊万布拉金斯基错了。
错得离谱。

于是他放手,于是他离开,于是他无迹可寻。
于是后悔,于是嘶吼,于是竭力寻找。
可是再捉不住。
只剩一张残破书纸。

————————————— . . —————————

“你看,我给灵感留了一个小孔。”
弗朗西斯笑着呢喃。

“也许它并不是我的,但至少今晚它可以顺着墙壁上的夜色流下来。”
他用手指轻轻刮擦着墙纸的下端。
他悄悄把玫瑰花与鲜血镶满墙壁。

然后转过头用恍然若失的眼神看着他。

“灵感的另一锻是对你的爱。”
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今夜已经丧失所有灵感。

他和上书。
锁紧了书店的门。

﹉﹉﹉﹉﹉﹉﹉﹉﹉﹉﹉﹉﹉﹉﹉﹉﹉

这个世界本没有光。
神说要有光。
便有了光。

亚瑟的世界本没有颜色。
那个人说要有颜色。
便有了颜色。

伦敦几乎没有晴天。
可是他来了。

这个国家几乎没有不下雨的时候。
可是他在屋檐下撑起了一把伞。

后来。
很后来的后来。
亚瑟柯克兰终于学会了一个人撑伞。

而他也没有再回来。
雨天的书店不会再有人来。

﹉﹉﹉﹉﹉﹉﹉﹉﹉﹉﹉﹉﹉﹉﹉﹉﹉

这个世界是透明的。
就像露珠。
就像朝阳。
就像晚霞。
就像清风。
就像阳光照射下来时,原本阴暗的角落里点亮马修眼睛的那个笑容。

可是马修威廉姆斯忘了。
在这个透明的世界里,这份异样的感情过于突兀。
他扑朔迷离的眼神过于盲目。

然后阳光滑过。
他没能忍心留住。

于是翻开书的下一页。

﹉﹉﹉﹉﹉﹉﹉﹉﹉﹉﹉﹉﹉﹉﹉﹉﹉

“Hey,我的天使,你为什么不带上自己的羽毛离开。”

“我想把它留给你。”
任其滋生罪恶。
变成黑色。

那是一本不曾存在的书。

(*ゝ_●*)ノ=s=t=a=r=t===============

这只是六篇文的开头而已。(没想到吧)

我就起个头儿。没错,真*文艺。
好了我去抽符了。

 
评论(3)
热度(70)

© 橙子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