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珊

我还活着

 

[朝耀]我就是爱和瞎子那啥你看怎么办吧。

原子彈研究者耀*在留学时期指导过耀的痴汉教授瑟
一发完。就是想写写古板却超会说情话的亚瑟柯克兰教授。不欢脱。

注意。涉及文革时期,以及原子彈的发明。

想用来感谢让我现在能够安心待在这一方土地上不会被欺辱的长者。他们舍弃自己原本可以更加舒适更加安全的生活,他们原本的家人和朋友,投身于此。
大多数参与人员都受到了辐射的伤害,回归社会后深受其影响。
他们是被时代掩藏的最伟大的贡献者

黯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徐志摩

﹉﹉﹉﹉﹉﹉﹉﹉﹉﹉﹉﹉﹉﹉﹉﹉﹉﹉﹉﹉

one.

其实王耀挺无所谓的。
亚瑟柯克兰喜欢谁,和谁在一起,发呆的时候眼睛里映的是谁的脸。和他都没有什么关系,他也看不见。

可是他会心疼。
在想到亚瑟柯克兰,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心里的角落会痛。就像小指上被划了一道极浅的伤口,非常小,小到不可思议的疼痛,却要命地无法忽视。
但王耀再不会表达些什么。他说话的时候语调会不准,耳朵上戴着的助听器一月一换,四肢无法协调,手指不会伸缩。

.

眼睛看不见

﹉﹉﹉﹉﹉﹉﹉﹉﹉﹉﹉﹉﹉﹉﹉﹉﹉﹉﹉﹉

two.

王耀记得自己曾经非常小心地对待自己和亚瑟柯克兰之间的关系。
那时候他总是很小心,不论面对什么事情。因为身边的一切是那样的来之不易,他总觉得不珍惜也许下一刻就会被潮汐不经意地漫过,然后褪去,再也回不来了。
他活在影子里。
.

即使他是一名那样优秀的研究者。

﹉﹉﹉﹉﹉﹉﹉﹉﹉﹉﹉﹉﹉﹉﹉﹉﹉﹉﹉﹉

three.

亚瑟柯克兰是王嘉龙的养父。
而王耀是王嘉龙的亲生哥哥。

王耀居住的这个国家有一阵兵荒马乱的年代,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王耀摸着并不利索的手指思索好久,都数不清那件事发生在几年前。
是啊,过去很久了
久到王嘉龙都结婚生了孩子,孩子又生了小孩子,跑到王耀坐着的轮椅边瞎晃悠,用嘴奶声奶气地叫他大爷爷。
可是王耀依旧忘不掉。

.

因为那是一段一回忆就让人眼睛里泛起雨滴的日子。

﹉﹉﹉﹉﹉﹉﹉﹉﹉﹉﹉﹉﹉﹉﹉﹉﹉﹉﹉﹉

four

“你明早和我方才指给你看的那位柯克兰先生坐船离开,送你走了,我就去西北的沙漠。”王耀盯着王嘉龙稚嫩的脸,嘴角带笑,“这是限下唯一的,最好的办法了。”

.

他年幼的弟弟摇着头,眼角蹙了红。
“明明这种事情,一去就回不来了。那些个上了黑轮船,去外面留学的,哪一个回来了?就算是回来了,又哪一个不是穿着洋衣服,戴着洋帽子,袋子里边装着外洋的干工契,接了家里人就离了这是非之地,逍遥去了?为什么只有你披头散发,穿着破布鞋,揣着一大堆不值钱的资料硬闯回来,还要把我一个人送走?我不走,娘死前说过,我要和你一起的。”

.

王嘉龙说到最后一句话,泪珠子就顺着白嫩嫩的脸颊滑了下来,在衣服上溅起一道疤,也没人去擖(qiā)。

可是王耀却第一次对自己半大的弟弟摇了头。
“这里是我和你还有更多人的家。我想你们以后回来能想安心地住在家里。我家里的人,没有担惊受怕,被欺负的道理。”
“所以如果没有人去做,那就我来做。”

.
.

圓子弹。
总得有人去做,总得有人去送死。
可终究没什么人敢去。
可王耀去了。

﹉﹉﹉﹉﹉﹉﹉﹉﹉﹉﹉﹉﹉﹉﹉﹉﹉﹉﹉﹉

five

柯克兰教授很喜欢这个孩子。
倔强得让人敬佩。
大学里聪明的人很多,王耀却能考上第一名;柯克兰教授指导的留学生很多,王耀却是唯一一个中国人;而能够让亚瑟在意的人不多,王耀却成了其中一个。

和亚瑟柯克兰套近乎的学生很多,只有王耀是由他主动去接近的。
所以,当王耀提出他有一个留在祖国的弟弟时,亚瑟柯克兰毫不犹豫地买了船票,和王耀一起坐上了通往中国的船。

.

他不知道王耀为什么会和中国政府的人打交道,不知道王耀的打算,不知道王耀不会和他回去。
不知道在王耀的心里。
自己到底排在哪里。

.

但是当他站在码头,牵着王嘉龙的手,被人流冲向船板的时候。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对着王耀模糊不清的背影大声喊。
——

“I love you,yao。”
古板的教授想自己再不会说更多的情话了。

.
.

而王耀没有回头。

﹉﹉﹉﹉﹉﹉﹉﹉﹉﹉﹉﹉﹉﹉﹉﹉﹉﹉﹉﹉

six

王耀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在亚瑟叫他的时候回过了头。
于是他看见了甲板上哭泣不止的弟弟和眼里只映着他影子的教授。
于是他忍不住转过了身。

.

只是当他跑到码头时,船消失了,柯克兰教授的脸变得模模糊糊。
他想牵过弟弟的手,可低头望去。

亚瑟柯克兰牵着自己。

﹉﹉﹉﹉﹉﹉﹉﹉﹉﹉﹉﹉﹉﹉﹉﹉﹉﹉﹉﹉

seven

王耀在五十摄氏度的高温下被硬生生热醒。
他抬起头看见的只是实验基地屋顶的木板。
哪有什么柯克兰教授。

他瞟一眼怀表,望着窗外看不到尽头的沙漠。他听见极远处传来导弹爆炸的声音,他知道今天的实验早已开始。
他却低下头,把满身是汗的自己埋在被褥里。他在懊恼自己的分心。

.

导彈已经进入了实验物理研究阶段。
而参与的研究者们,像是人间蒸发。

﹉﹉﹉﹉﹉﹉﹉﹉﹉﹉﹉﹉﹉﹉﹉﹉﹉﹉﹉﹉

eight

实验成功了。
中国成为第五个拥有原子弹的国家。

“王耀,我现在就想见你。”
从英国漂洋过海寄来的信上写着歪歪斜斜的这几个中文字。
没有更多了。

﹉﹉﹉﹉﹉﹉﹉﹉﹉﹉﹉﹉﹉﹉﹉﹉﹉﹉﹉﹉

nine

“耀,我们今天去哪里?”
“西湖吧,荷花应该开了。”

“耀,该换助听器了。”
“好。”

“耀。”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他再说不出更好的情话了。
他们都是那样古板的人啊。

在阑珊处。

﹉﹉﹉﹉﹉﹉﹉﹉﹉﹉﹉﹉﹉﹉﹉﹉﹉﹉﹉﹉

ten

其实王耀知道,那个时候即便及时赶到了医院。
他的眼睛也救不回来了。

他不后悔。
他挺开心的。
他还记得好多他曾经看见过的画面。
记得核彈成功爆炸的那一刻格外烁亮的光。
记得基地里憔悴的研究者们比爆炸成功时发出的光更加闪耀的笑脸。
记得亚瑟柯克兰教授只映着自己影子的眼。

.

有那么多为了核导彈研究而受伤,而牺牲的研究者。王耀只不过是其中一员罢了。
因为性质的特殊,因为世代的掩盖。
他们的名字永远不会存在在人们的视野。
这是一个秘密。
永远的秘密。

.

那份名单不会完全公布。
但这份名单永世长存。

﹉﹉﹉﹉﹉﹉﹉﹉﹉﹉﹉﹉﹉﹉﹉﹉﹉﹉﹉﹉

zero

王耀想到亚瑟的时候会心痛。
王耀对亚瑟柯克兰和不和他在一起无所谓。

他希望亚瑟柯克兰幸福,那位古板的教授有过平凡生活的权利。
而他的状况可以算得上会连累他。

他看不见。

只是当王耀面无表情地提出分手这个建议时。
亚瑟柯克兰教授拒绝了。

.
.

“我带孩子不怎么样,但王嘉龙眼下算是个好孩子。”
“我不怎么会照顾人,但如果是为了你,我可以努力学。”
“我也不会说什么情话,我很古板。”

.
.

“但是你看,我爱你啊。”
.

end

没毛病
喜见乐闻的好结局。

其实两个人都很会说情话吧?

西湖的荷花自己是看不见的,意思是“想让你看”。
亚瑟说“但是你看我爱你”——此时王耀已经看不见了的,意思是你即便看不见,也能在一片黑暗中感受到我用眼睛无法看见的爱意。

不对,应该是写出这些的我很会说情话啊。
还有不要吐槽我的标题。
是你自己想歪的。

然后看完不用钱,帮我点一下小心心就行。

 
评论(2)
热度(56)

© 橙子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