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珊

我的心情一直很好啊

 

[all耀]马戏团(三)

二章     一章

俄罗斯酒吧的交战开始得突然也结束得突然,当王耀觉得口袋里备用的子弹要用光的时候,伊万正捡起地上的水管,挥向最后一个敌人。
于是一切回归风平浪静。

“很多东西都是表面的,”王耀甩甩沾满血的手,血溅到他的风衣上,和被砸烂的吧台上,“就像医院玻璃门上贴着的早日康复,难不成院长还真那么希望?”

“诶……否则呢?”
安娜抬起头冲王耀疑惑地眨眨眼睛接着又马上低下头在废墟里搜寻幸存的伏特加——王耀觉得俄罗斯的医院可能鲜少能看到这类的标识语。

“医生靠疾病赚钱。”
王耀拍拍瘪下去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支烟和三颗子弹。
“就像这群人,他们可不一定只是来...

 

感觉自己混得画风变。

在国际上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
佛教印度,基督西方,传销不是正统宗教,咳。

但是啊我觉得,没有信仰却是地球存在了最久的一个民族,这一点才是最帅气的吧。

 

完了。
国庆过了我什么都没做还又入了新坑。

死亡撒花。

 

我活着,文好了。
可是不想打出来。

我要学习。
我要提升。
我要考……

哈哈哈,还是有点想去中国美院。
姐姐可以,那么我也可以。

好了打游戏去了。

 

[喻黄]一个不做作的格格巫喻和一条不色情的鲛人黄

喻文州最近总是做一个梦。

梦里面有一双金色的眼睛盯着他,而周围一片漆黑,有不断滑动的水深从远方传来。接着他的手不由自主的牵住金色眼睛的主人,向水深的方向走。可是水声的来源似乎极远,黑色的空间也仿佛没有尽头,梦里的他走得精疲力尽,却像是没有前进一步。喻文州忍不住停下来想要休息,可是身后牵着的人却突然伸手推了他一把。
然后,梦醒了。

这样怪异景象的梦持续了半个月,梦的内容也总是像旧影片一样循环播放,后面的人推他的动作就像是影片的结尾。但喻文州却总感觉梦并没有做完,结尾也不仅仅只是这样。只是再做思考,又觉得自己的感觉显得不可思议,只当做是因为最近需要他处理的事务太多,精神恍惚罢了。

仆人们也发现...

 

[红茶会]分裂的戒指(二)

○一是“分裂的什么”,点头像主页找。
○先米后英。
○你不会喜欢的。

————————————————————————

意外的发生不算突然,甚至可以说王耀要早有预料。他低下头望向飞快坠落的王黯,闭上了眼睛。紧接着“彭”,一声听不见的巨响,血和泪水溅了满地。

“王耀,看见了吗。”
他听见脑中有一道与王黯相仿的声音作响。

“你的哥哥被你杀死了。”

王耀确确实实在是刚才把王黯推下去的人。
王耀转过身,玻璃的碎片不安地俯卧在他的脚下,随着他皮鞋摩擦地面的声音咯哒直响。

“那么现在你相信我的存在了吗?”
黑暗深处的倒影平静地说。

“你可以叫我王黯。”

———————————————————————...

 

[喻黄]少天小朋友和文州叔叔

一٩꒰。•◡•。꒱۶

喻文州的岁数不小了,他已经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接管了这个孤儿院的。
他望着坐在秋千上,趴在滑梯里,围在草地边的孩子们,心里的温暖就化成了流水,把他的整个心浸湿。喻文州喜欢这些孩子,就像一个平凡的人一样,把自己的所有精力奉献给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喻文州握住身边小朋友的手,在心里轻轻地说着。

“真好啊。”

被握住手的小朋友抬起头望向高高的喻文州,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叔叔,问他:“怎么了?”
喻文州不放开孩子的小手,蹲下来和他平视。
“看着少天和大家,叔叔感觉非常开心。”

“为什么啊?”
孩子歪着脑袋,悄悄回握喻文州叔叔的手。他不理解喻文州眼睛里边水儿化的柔光。
“因为我喜欢所有的小朋友...

 

[叶黄鸡]我的叔叔叶[yú]修[lè]


黄少天在转身看见站在他身后的叶修前,正把一个蛋打进锅子。但是他没控制好力度,有一小块碎掉的蛋壳随着蛋清滑进了锅里。当他转身准备拿筷子挑掉这一小块蛋壳时,他就看见了他的叔叔。

.
“二叔?”黄少天诧异地看着叶修,手上的锅铲差点就要飞到他脸上,“你还活着啊!”

.
“原来我现在应该死了啊。”
叶修飞快地往后退了一步,堪堪躲开了黄少天中危险的锅铲,对着他轻笑。

.
“…这也不能怪我大惊小怪啊。”黄少天放下锅铲嘟囔,“你已经半年没有回来了。”

.
没错。
比黄少天也就大了半岁的叔叔叶·辈分大·修已经半年没有回村了。
不是因为他不喜欢看感恩类电视剧,当年他和他娘一起看回村的诱惑,里...

 

[红茶会]分裂的什么(一)

○写两段有趣混乱的恋情。

.

这是一次糟糕的做爱。

雨不断拍打着玻璃窗,雷声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像老人的鼾声般陈久。等半分钟过去,天空才划过一道闪电,把昏暗的房间整个照亮。

.
王耀闭上了眼睛,他感觉自己快要被他的医生比电光还要明亮的眼睛刺伤。爱意与温柔像针,让王耀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疼痛。

.
他不明白更无法理解亚瑟柯克兰的爱意从何而来,又为何这样强烈,仿佛他就是他唯一的爱人,如生命如灵魂。

.
而王耀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实在太不公平。

.
他感觉到亚瑟轻吻他的嘴角,发梢划过他的脸颊,手指穿过他还未干透的头发。他的右手在他的衣领驻足,却不曾解开一颗纽扣。

.
柯克兰医生的鼻息平稳,仿佛...

 

[all耀]马戏团(二)

“其实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呢,为什么亚瑟柯克兰能当上团长。”
伊万摇晃着玻璃杯,里面半透明的液体左右摇溢。

“别摇,要溢出来了。”安娜侧着脑袋小声抱怨,“或许阿尼娅不该请你喝酒,麻烦事每次都很多。”

听见安娜那么说,伊万反而更加用力地摇晃手里的玻璃瓶,甚至用有些挑衅的眼神看着安娜。
“可是这可不全是露西亚的错,明明我更适合成为团长。”

“露西亚。”安娜终于完全转过身,笑着回望伊万,“你知道我指的麻烦是什么,这次别再把我的酒吧拆了,柜台里还藏着很多最高纯度的伏特加呢。 ”

“作为露西亚最爱的俄罗斯不应该给予我更多的便利吗?”

“如果你所说的便利是引来带着弹药的拆迁队的话,”安娜摸进自己左手的...

 

© 橙子珊 | Powered by LOFTER